”      难度升级,《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有新玩法  《中国诗词大会》是火爆全国的文化综艺节目,《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延续“人生自有诗意”的主题,而且亮点更多。

“从年初到现在,8个月,我足足去了西藏6次,循着光,在那儿建了两座光伏电站。”翟现文在欧美同学会海归专家赴甘肃考察调研的路上无意间说到,“在此之前,我从来没去过海拔那么高的地方。”

在甘肃省渭源县的考察调研活动中,翟现文与当地政府签订了光伏农场建设合同,计划在全县范围内建立49个村级光伏扶贫电站。如此“手笔”,只为助力渭源县打赢脱贫攻坚战。

翟现文(左)与渭源县政府签约建设光伏扶贫农场。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李虹静摄

说起翟现文,旁人一般只知道他是中华少年英才工作委员会执行主任,却忽略了他“中利集团全国光伏扶贫农场总负责人”的身份。短短两年间,中利集团在全国40多个深度贫困县投资建设光伏电站和光伏扶贫农场,将为数万贫困户带来可观的叠加式收益。

中利集团全国光伏扶贫农场总负责人,中华少年英才工作委员会执行主任翟现文。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李虹静摄

“老干部”如何摇身一变成为“光伏农场大户”?这要从90年代讲起。

90年代初,翟现文到日本留学。1996到2012年,他一直从事国际交流相关工作。在留学以及随后的出访过程中,随着对外文化了解的逐步深入,翟现文深深地感到,我国在某些领域亟需学习先进技术。其中,农业技术尤甚。

2012年,随着工作调动,翟现文进入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担任事业中心常务主任。在工作过程中,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引起了他的关注。食品安全成为翟现文心头的重中之重。

2014年,翟现文进入农村教育发展中心担任常务副主任。在分析以往的农民耕作方式后,他发现某些地区落后的耕作方式是造成土壤板结与营养流失的主要原因。面对这样的问题,农民无法找出更好的解决办法。翟现文由此深感改变固有耕作方式要从农村教育开始。他还意识到,贫穷才是让农民不计后果地想尽办法提高量产的主要原因。扶贫和扶智才是解决诸多问题的根本。

因此,翟现文从国外引进了多个有机项目并在多地建立起生物菌培养工厂。通过微生物直接修复土壤、消灭病虫害,减少化肥和农药的使用量,从而改善土地质量。2017年,翟现文与中利集团董事长王柏兴达成共识,正式联合创办中利航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中利集团为主体,筹集了100亿光伏扶贫产业基金,在全国四十多个国家级贫困县开展包县扶贫计划。

正在计划筹建的渭源县的光伏扶贫农场。受访者供图

在诸多扶贫项目中,翟现文与他的团队选择“光伏扶贫农场”作为主要工作内容。因为相较于其他扶贫模式,光伏电站的建设对地理环境没有硬性要求。“水电站要依水而建,可没水就没办法使用。但是光不一样,光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天然财富,而且光伏发电清洁环保,不会对环境造成负担。”翟现文这样解释道,“光伏板使用寿命长,25年无需更换,仅做简单的清洁保养就可以持续发电。虽然前期投资可能高一些,但算下来,收益率是很高的。”

在光伏电站的建设过程中,他们开发了一种新型扶贫模式——“光伏+农场”。

这种模式即为:将光伏板支架提高到4米,跨度增加到10米,大型农用机械可以在光伏板下自由穿梭,日常土地耕作可照常进行。且板与板之间留有足够的空隙,透光率达到70%,可极大程度满足作物生长所需。这样,既保证了发电又可以充分利用电站下的土地。

光伏农场。受访者供图

2017年6月,安徽灵璧县光伏扶贫农场竣工,在投入使用后受到社会一致好评。在第一试点大获成功后,翟现文与他的团队当即马不停蹄赶往全国各地开展光伏农场考察建设。截至2018年8月,全国建成或在建的深度贫困县光伏农场电站中已有20个并入国家电网,包括西藏琼结县等9个地区已建成了光伏扶贫农场示范基地。光伏农场所获利益将全部用于扶贫工作。

在光伏农场建设过程中,很多人认为,一个企业这样“拼”,一定是为了获利。面对这一质疑,翟现文表示,光伏农场的建设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公益项目,但公益并不意味着企业要承担资金风险。在光伏农产的建设当中,光伏板皆采用中利集团自主知识产权产品,光伏板的维修保养也由集团提供。这样,企业既获得了产品订单,又因电站保养产生了就业新岗位。另外,在电站建设过程中,集团也可获薄利。说到底,关键在于企业端正其义利观。

作为扶贫项目,贫困户获利情况是各界关注的焦点。“光伏农场可以为贫困户带来丰厚的收益。“建设前期,我们根据当地土地租赁价格支付农户租金,在建设过程中,选择当地贫困户当小工,并给他们结算当日工资,以断农民后顾之忧。光伏农场建成后,农场收益完全属于耕种者。另外,光伏发电的全部所得除了帮助当地政府偿还国家贷款以外,将全部用于贫困户帮扶。这样一来,贫困户的收入就非常可观了。以前有的贫困户可能根本没有外来收入,可现在他们在家乡不出远门就有钱赚。”提到贫困户收益,翟现文骄傲地说。

2018-11-19,国家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右四)考察西藏琼结光伏扶贫农场。翟现文(右二)介绍情况。受访者供图

在几个示范点获得成功后,翟现文和他的团队又转战西藏定点扶贫。项目建设过程中,国家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到项目基地参观考察,翟现文干劲更足了。

“我们积极响应中央提出的扶贫攻坚、精准扶贫的号召,选取国家级深度贫困县‘包县扶贫’,实现了点到点,精确到每户每人的帮扶模式。在此过程中,我们得到国务院扶贫办的政策指导,依托于各地政府的配合,光伏农场将为更多被帮扶的贫困家庭带来收益。”翟现文说。

“我们在光伏农场建设过程也遇到过不少困难,但当我们亲眼看到被帮扶的贫困户每天都能拿到在农场劳动而获得的100-160元的劳务费而露出的笑容,一切不易也就都忘记了。有时候在农场太忙顾不上吃饭,老乡就会给我们送来自家种的瓜果蔬菜。一幕幕如此温暖的场景,都让我们深感安慰。”翟现文感慨道。